澤大簡介 支持機構 榮譽資質 澤大理念 澤大動態
      
·辦案手記 —— 提起保全複議的…最近發布 [2019-10-22]
·澤大所參與杭州市律師“脫貧攻堅…最近發布 [2019-10-22]
·2019年10月21日起施行!…最近發布 [2019-10-22]
·澤大所“又雙叒叕”送咖啡啦!看…最近發布 [2019-10-21]
·怒摔杯子背後,夫妻股權那些事兒… [2019-10-18]
·人人都能做網紅?— 澤大所園區… [2019-10-18]
·杭州市江幹區人民法院樓軍民院長… [2019-10-17]
首頁上一頁12345678910...下一頁尾頁  

 
T:0571-87709708 
E:zeda@zedalawyer.com

       更多

 
基于智能合約自動履行特征之法律分析與應用場景 | 澤大原創
來源: 澤大所  發布時間: 2019年8月29日 15:05   浏覽次數:1774次

 供稿:銀行與資産管理工作室、企業並購工作室

責編:于歡(運營事業部)

 

基于智能合約自動履行特征之法律分析與應用場景

 

— 文/方圓 金穎雯 —

 

摘 要

智能合約是以區塊鏈爲底層技術,具有自動履行特征的計算機程序。作爲合同發展的創新模式,其與傳統合同的既定規則有所沖突。本文旨在剖析智能合約自動履行特征獨具的價值與局限,對其未來應用場景進行展望。

 

關鍵詞:智能合約;自動履行;應用場景

 

智能合約概述

 

(一)區塊鏈概念

 

工信部發布的《中國區塊鏈技術和應用發展白皮書(2016)》將區塊鏈定義爲“一種鏈式數據結構來驗證與存儲數據、利用分布式節點共識算法來生成和更新數據、利用密碼學的方式保證數據傳輸和訪問的安全、利用由自動化腳本代碼組成的智能合約來編程和操作數據的一種全新的分布式基礎架構與計算範式”。[1]

 

簡言之,區塊鏈就是“區塊”(block)和“鏈”(chain),即所有區塊按照時間順序連接在一起所形成的鏈式數據結構。這種結構最大的意義在于擺脫中心化平台的控制,交易主體可以在無需建立信任關系的前提下完成交易,實現價值傳遞。

 

注釋[1]:中國區塊鏈技術和産業發展論壇.中國區塊鏈技術和應用發展白皮書[R/OL].(2016-10-18)[2019-5-29].https://www.sohu.com/a/224324631_711789。

 

(二)基于區塊鏈技術的智能合約

 

智能合約的概念最早由學者尼克·薩博于1994年提出,他認爲“智能合約是一組由代碼方式外在表示的要約和承諾,並能涵蓋雙方依據要約和承諾達成履行約定的自動行爲”。其設計初衷是希望將智能合約內置于物理實體,使得物理實體變爲靈活可控的智能資産,但由于當時技術的落後與應用場景的缺失,智能合約理念未能實現。[2]


區塊鏈技術的出現打破了智能合約技術的壁壘,其運作機制能夠保障智能合約的精確執行,且區塊鏈技術所具有的部分特征被智能合約所繼承。

 

注釋[2]:周曉靖:《以法律視角探究區塊鏈下智能合約的發展前景與局限》,載《法制博覽》,2018(5):第1頁。


(三)智能合約的工作原理


智能合約的存在是爲了讓帶有觸發條件的數字化承諾能夠按照參與者的意志正確執行,其自身不産生合約,亦不修改合約。

 

基于區塊鏈技術的智能合約包括事務處理機制、事件保存機制以及一個完備的狀態標識(即“狀態機”)。事務指需要發送的數據,事件指對該數據的描述信息。[3]

 

注釋[3]:王馨迪:《科技投入項目(應用類)績效評價體系研究》,博士學位論文,北京交通大學管理科學,2017年,第75頁。


事務及事件傳入智能合約後,合約資源集合中的資源狀態會被更新,進而觸發智能合約進行狀態標識判斷。如果自動狀態標識中某個或某幾個動作的觸發條件滿足,則由狀態標識根據預設信息選擇合約動作自動執行代碼。[4]

 

注釋[4]:王馨迪:《科技投入項目(應用類)績效評價體系研究》,博士學位論文,北京交通大學管理科學,2017年,第76頁。

 

(四)智能合約的工作步驟

 

1、構建

(1)參與者需注冊成爲區塊鏈用戶,而後得到一對公鑰與私鑰。公鑰作爲用戶在區塊鏈上(off-chain)的賬戶地址,私鑰作爲用戶操作該賬戶的唯一鑰匙;


(2)兩個或兩個以上的參與者在區塊鏈上共同制定用于交易的智能合約。該智能合約以計算機代碼的形式明確各方的權利及義務,其中包含智能合約自動執行的觸發條件。代碼編寫完成後,參與者用各自私鑰進行簽名以確保上述智能合約的有效性。


2、存儲

(1)智能合約通過點對點技術(peer-to-peer)在區塊鏈網絡中傳播,在接收到智能合約的驗證節點後將其保存于內存中,並于下一個共識時間將近期保存的所有智能合約打包爲集合擴散;


(2)其他驗證節點收到集合後同已保存的智能合約集合進行比較,並將認可的智能合約集合發送給區塊鏈網絡上的其他節點;


(3)經過多輪發送與比較後,全部驗證節點在規定時間內對最新智能合約集合達成一致,即可視爲存儲完畢。


3、執行

(1)狀態機定期檢查智能合約狀態,未滿足觸發條件的事務繼續存放于區塊鏈上,滿足觸發條件的事務則被推送至待驗證隊列,等待多數驗證節點達成共識並于事務成功執行後通知參與者;


(2)智能合約執行完畢後,狀態機會將合約標記爲處理完畢並從最新區塊中移除,反之則繼續保存在鏈上等待下一輪共識直至處理完畢。

 

(五)預設條件成就後智能合約的自動履行特征

 

根據智能合約技術原理及工作步驟可知:智能合約是基于區塊鏈上的可自動履行合同條款的計算機程序。其自動履行特征包含以下三個層面,即自動執行性、強制執行性、自主執行性:

 

1、自動執行性

參與者在編寫智能合約的過程中已預先設定合約的成就條件,一旦條件滿足區塊鏈系統將直接執行合約事務,無需人爲幹預。

 

2、強制執行性

同時控制超過區塊鏈中50%節點的難度與成本非常之高,故當預設的條件成就後,區塊鏈系統執行智能合約結果完畢之前,外力無法對智能合約的執行過程及結果進行幹預。

 

3、自主執行性

由于區塊鏈的去中心化特征,智能合約的執行不依賴參與者的承諾兌現或其他第三方執行機構。[5]

 

注釋[5]:陸瑤:《區塊鏈技術下智能合約的法律問題研究》,載《法制與社會》,2018(25):第75頁。

 

智能合約自動履行特征的法律價值

 

(一)降低主體間的締約成本


1、傳統合同締約成本

傳統合同訂立前,當事各方需進行初步接觸、協商,支付市場評估、政策評估、關聯關系調查等方面的費用並經曆一定的時間周期以了解各方的信用背景、財務狀況及履約能力,最大程度消除各方認知的差距及解決彼此間的信息不對稱問題。

 

2、智能合約可降低締約成本

智能合約在合約內容的記錄、保存、審計、監督、履行過程中均無需第三方機構予以驗證,且合同交割自動完成。自動履行後産生的權利義務變動,可展示出一致的要約承諾等意思表示。

 

以上述處理機制倒推,當事各方無需在締約階段付出同傳統合約一般的締約成本即可保障締約信任。

 

3、降低締約成本,提高交易主體效率

與傳統合同相比,智能合約憑借其技術屬性使締約成本得以降低。尤其針對買賣、贈予等一次性給付類型合同及短期租賃、消費借貸類型的合同,智能合約在降低各方締約成本、提高主體交易效率方面具有相對的優越性。

 

(二)阻卻非因客觀履行不能的履約風險

 

1、傳統合同的履約風險

市場經濟社會中,交易主體是理性且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的,締約一方可能存在阻止合同履行條件成就或存在以消極不作爲方式阻卻合同履行條件成就的情形。

 

2、智能合約是否履行不受人力幹涉

智能合約一旦訂立,締約當事人不需要具備履行合同給付義務的能力,而是由計算機程序替代人力對預設條件進行判斷。預設條件成就則履行,預設條件未成就則不履行是智能合約客觀中立的體現。

 

3、智能合約最大限度保障履約

與傳統合同需要人力觸發條件進行判斷,再履行相應的權利義務相比,智能合約不受人力幹涉,自動履行程序代碼,有效解決了當事人具備履約能力而不履約這一因素造成的履約風險。

 

(三)優化司法資源的積極意義

 

1、傳統合同的事前救濟與事後救濟

傳統合同事先對當事各方的權利義務與糾紛解決方式作出約定,爲出現糾紛後提供合同條款依據。

 

若預設條件成就,當事一方拒絕履約時,在無法通過協商解決糾紛的情形下,需訴諸司法救濟。當事人不得不爲仲裁機構、法院、律師的介入投入大量時間、精力以及費用。

 

2、智能合約具備特殊的“事前救濟”模式

智能合約可按照各方當事人的需求進行架構設計與相應的算法編寫,待預設條件觸發時自動履行,且難以被幹預。該強制“自力救濟”,避免了部分糾紛的産生,使司法機關爲守約方提供事後救濟的負擔得以減輕。

 

3、智能合約“事前救濟”相較傳統救濟方式更具優越性

與傳統合同的事前救濟及事後救濟相比,智能合約扮演了公正無私的第三方角色,其特殊的“事前救濟”模式因自動履行特征保證了合同履行結果,使預設條件成就後實現合同目的成爲可能,對節約司法資源、減少訴累有著前瞻性意義。

 

智能合約概述

 

(一)僅限于數字環境適用


1、傳統合同的適用場景

合同法律關系的發展構建于現實環境之上,與實際物理場景的交互極爲密切。對于需要人爲參與、幹涉、考量的合同內容,傳統合同具有不可替代的地位。

 

2、智能合約的適用限制

智能合約中區塊鏈面向的對象是完全的數字環境,無法直接接收來自鏈下事件的信息輸入。而具有主觀標准的物理實體與活動難以轉化爲計算機語言,故鏈下事件驅動的自動履行暫無法實現。

 

3、智能合約難以延伸至現實場景

與傳統合同在現實場景中的廣泛應用不同,現階段就智能合約融入實體場景,仍存在相當距離。[6]故在現有技術水平下,智能合約難以實現與物理空間的交互。

 

注釋[6]: 倪蘊帷:《區塊鏈技術下智能合約的民法分析、應用與啓示》,載《重慶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9(3),第178頁。

 

(二)履行過程中難以實現合同變更、撤銷及解除

 

1、傳統合同的變更、撤銷及解除

基于複雜多變的現實環境,當事人在合同訂立時,未來可能出現的情形無法被全部囊括。故在法律認可的範圍內,基于客觀情況變化,當事人可通過行使法律賦予的變更權、撤銷權和解除權,以保證其預期目標的實現。[7]

 

注釋[7]:《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54條:“下列合同,當事人一方有權請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機構變更或者撤銷:(一)因重大誤解訂立的;(二)在訂立合同時顯失公平的。一方以欺詐、脅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對方在違背真實意思的情況下訂立的合同,受損害方有權請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機構變更或者撤銷。當事人請求變更的,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機構不得撤銷。”《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 第145條:“限制民事行爲能力人實施的純獲利益的民事法律行爲或者與其年齡、智力、精神健康狀況相適應的民事法律行爲有效;實施的其他民事法律行爲經法定代理人同意或者追認後有效。相對人可以催告法定代理人自收到通知之日起一個月內予以追認。法定代理人未作表示的,視爲拒絕追認。民事法律行爲被追認前,善意相對人有撤銷的權利。撤銷應當以通知的方式作出。”《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94條:“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當事人可以解除合同:(一)因不可抗力致使不能實現合同目的;(二)在履行期限屆滿之前,當事人一方明確表示或者以自己的行爲表明不履行主要債務;(三)當事人一方遲延履行主要債務,經催告後在合理期限內仍未履行;(四)當事人一方遲延履行債務或者有其他違約行爲致使不能實現合同目的;(五)法律規定的其他情形。”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若幹問題的解釋(二)第26條:“合同成立以後客觀情況發生了當事人在訂立合同時無法預見的、非不可抗力造成的不屬于商業風險的重大變化,繼續履行合同對于一方當事人明顯不公平或者不能實現合同目的,當事人請求人民法院變更或者解除合同的,人民法院應當根據公平原則,並結合案件的實際情況確定是否變更或者解除。”

 

2、智能合約難以變更、撤銷及解除

智能合約保存于區塊鏈上的數據信息一旦被固定,便難以篡改。該技術特征直接影響了智能合約自動履行後合同內容的變更、撤銷及解除。即使嵌入修改機制,智能合約也會因此喪失去中心化、不可逆性、自動履行的屬性。

 

3、與意思自治原則相抵

智能合約的技術屬性決定了其缺乏適應客觀環境變遷的能力,某種程度上有悖于當事人訂立合同的初始意願,阻礙了傳統合同契約自由原則賦予當事人變更、撤銷及解除的權利。

 

智能合約應用場景

 

(一)金融交易領域

 

智能合約不僅可通過其自動履行特征處理節點複雜的金融行爲,還可實現可編程的貨幣和金融體系。[8]同時,資産利益人先行賦予資産自動履行的准則和要求,也可被嚴格保密,快速便捷的交易模式爲資産利益人提供了保障。[9]

 

注釋[8]:歐陽麗炜,王帥,袁勇,倪曉春,王飛躍:《智能合約:架構及進展》,載《自動化學報》,2019(3):第452頁。

注釋[9]:姜嘉瑩:《將智能合約放入傳統合同法律框架的分析》,載《晟典律師評論》,2018:第84頁。

 

(二)知識産權領域


智能合約通過建立公開的分布式版權系統,運行一種非傳統的版權代理或集體管理模式。在該模式之下,版權交易不僅難以受到傳統組織或媒介影響,還爲所有潛在版權客戶及時獲知版權流通的信息提供了可能。

 

(三)智能資産領域

 

結合物聯網技術,個人資産將以智能資産的形式被放置于區塊鏈。借助區塊鏈技術,人們可實現對智能資産的控制或授權。

 

例如在抵押貸款業務中,當A按約償還貸款時,智能合約會將先前已抵押的房産從金融機構或其他抵押權人的名下轉移至A名下。反之,當A無法按約償還貸款時,智能合約便會自動調整房産中已嵌入的電子識別設備。

 

(四)管理業務領域


同傳統管理的層次多、成本高、責任界定不明等問題相比,[10]智能合約可將管理規則公開化、代碼化,代碼設定完成後,組織即可按照既定的規則自主運行。

 

企業內部管理業務的邏輯與控制方法也可被編寫爲計算機程序代碼,所涉的流程、項目、運營等也因此變得去中心化和去信任化。

 

注釋[10]:歐陽麗炜,王帥,袁勇,倪曉春,王飛躍:《智能合約:架構及進展》,載《自動化學報》,2019(3):第452頁。

 

(五)司法實踐領域


智能合約的自動履行特性可確保預設條件成就後事實上的“事前救濟”。該模式可阻卻非因客觀履行不能而産生的履約風險,減少司法資源浪費的現象。

 

此外,基于智能合約在前述各領域的未來場景應用,其具有的去中心化、去信任化、難以篡改、可追溯性特征可被視爲鏈上證據具有相對真實性,該真實性爲司法機關支持並采信當事人提出的證據提供了解決方案。對于前述各領域的糾紛解決以及改善當前律師在訴訟過程中不易取證與存證的現實困境具有深遠影響。

 

結語

 

目前,智能合約的適用僅限于數字場景,具有主觀標准的鏈下物理實體與活動均無法轉化爲計算機語言。智能合約的自動履行特征可消除合同履行過程中人爲幹涉因素,但無法取代傳統合同。且數據信息一旦固定于區塊鏈上,便難以更改,剝奪了傳統合同中意思自治原則賦予當事人變更、撤銷或解除合同的權利。

 

盡管智能合約自動履行特征與現有私法體系存在矛盾,但無法否定其爲降低社會信任成本和優化司法資源配置所帶來的前瞻性意義。

 

該文原文獲第五屆杭州律師論壇互聯網信息分論壇二等獎。


 

參考文獻:

1.陳吉棟.智能合約的法律構造[J].東方法學,2019(3):18-29.

2.韓鋒,顧穎,賈紅宇,翟振林.一種基于比特幣塊鏈的知識産權衆籌模式[J].清華金融評論,2014(6):98-101.

3.華劼.區塊鏈技術與智能合約在知識産權確權和交易中的運用及其法律規制[J].知識産權,2018(2):13-19.

4.姜嘉瑩.將智能合約放入傳統合同法律框架的分析[J].晟典律師評論,2018:79-94.

5.李傑,柴焰明,楊燕,白梵,龔華健,彭西陽,南峰濤.區塊鏈智能合約技術的原理與應用[J].雲南電力技術,2018(6):12-18.

6.陸瑤.區塊鏈技術下智能合約的法律問題研究[J].法制與社會,2018(25):75-76.

7.倪蘊帷.區塊鏈技術下智能合約的民法分析、應用與啓示[J].重慶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9(3):170-181.

8.歐陽麗炜,王帥,袁勇,倪曉春,王飛躍.智能合約:架構及進展[J].自動化學報,2019(3):445-457.

9.王馨迪.科技投入項目(應用類)績效評價體系研究[D].北京:北京交通大學,2017年.

10.王元地,李粒,胡諜.區塊鏈研究綜述[J].中國礦業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8(3):74-86.

11.中國區塊鏈技術和産業發展論壇.中國區塊鏈技術和應用發展白皮書[R/OL].(2016-10-18)[2019-5-29].https://www.sohu.com/a/224324631_711789.

12.周曉靖.以法律視角探究區塊鏈下智能合約的發展前景與局限[J].法制博覽,2018(5):1-5.

 

作者簡介


方圓 律師

銀行與資産管理工作室

銀行與資産管理工作室

彙集了金融、資本、股權、財務、稅務、行業分析等領域的專業人士,已爲各級政府機關、上市公司、國有企業、外資公司、金融機構、集團公司、中小企業及創業公司等數百家顧問單位提供法律服務和綜合咨詢服務。同時,銀行與資産管理工作室還可根據客戶的實際需求,爲其量身定制專項增值服務,以協助客戶健康、快速發展。

 


金穎雯 實習律師

企業並購工作室

企業並購工作室

企業並購工作室是浙江澤大律師事務所內專業從事投資並購及資本領域的法律服務團隊。工作室成員具備豐富的國內及海外並購投資經驗和雙語工作能力,以“法”、“商”、“稅”爲業務支點,具有極強的跨界整合資源能力,先後爲盾安控股、吉利集團、京投銀泰、吉奧控股、玉宏控股、宋城集團、省交投集團、物産集團、紅袖集團等大型企業的投資並購、資本運營項目提供法律服務。

 

澤大所第五屆杭州律師論壇獲獎佳作欣賞

(點擊閱讀 ↓)

 

◆ 社會導遊同旅行社之法律關系實務中的厘清

◆ 從企業角度分析跨境支付特許權使用費所産生的稅務問題

本文爲澤大所律師原創內容,已申請原創標識,如需授權轉載,請在文末留言或發送轉載需求至公衆號後台。歡迎法律同仁共同探討分享。


   Copyright 2010 浙江·澤大律師事務所 浙ICP備15012506號  [登錄] [首頁]